Boo谷

【银土】海晏河清

好甜,甜到想哭

叨叨:

食用指南:原著向,主cp银土,含有冲神近妙成分。
                     咸鱼在七夕也要挣扎摸鱼一下。
                     (╥ω╥`) 


(一)
睁眼是熟悉的景色,大脑思维停滞了五秒,银时想起来今天和那个人有约。
人们都说比起G字纹,还是熟悉的流云和服适合这个闲散无事的万事屋老板,淡然又飘逸,也怪符合这歌舞伎町的风格,于是在他回来之后给他重新定制了四套,像往日一样整整齐齐的挂在衣橱里——当然这都是新八弄好的,虽然两年的磨砺没使他变成新一,但他也终于成为了一个能独当一面的男子汉,可以顺利继承并复兴道场的可靠的大人了。
拉开纸门,空荡荡的万事屋提示了银时“神乐已经是个大姑娘了不能再在万事屋寄宿”这个事实。他摇头笑笑,自己也不是个念旧的,但在“空巢老人”这感觉突然袭来的一天还是要感叹时光荏苒的。神乐虽然和亭亭玉立这个词沾不上边,却也到了和冲田那小子在街上走会被人称作“郎才女貌”的年纪。想到这里银时不禁抽了抽嘴角,那日冲田淡然地接下了星海坊主和神威的连环攻击,拎着几箱醋昆布便大摇大摆地把自称“歌舞伎町女王”的神乐从他们眼皮底子拐走的一幕绝对可以被列入自己精彩人生中的前几大震撼里。其实银时特理解秃头老爹那种嫁女儿的心情,只不过自己比他早很久就料到这一天而已。
嫁到真选组有什么不好,新时代来临了,他们再也不是那种从事“在攘夷志士和幕府与百姓间寻找一个微妙平衡点”的危险工种,而是日常只需要管管偷盗、交通、送迷路孩子回家、帮人们修修屋顶一类的公务员而已。即使如此,那群混杂着漆黑与纯白的人也像旧时一样无趣地热衷于严于律己,视局中法度为准则。
人们对真选组的风评已经变成了“升级版的万事屋”,也不知道这话到底褒奖了谁。
穿上靴子走到街上,抬头看看江户的天空早已没有了昔日的阴霾,建筑重修后的街道格局依旧未变。银时轻车熟路地拐到真选组屯所,兴致勃勃地往里冲,却忘记了抬头看看路,不小心撞到一个并不算柔软的物体。
“啊嘞嘞我还以为这是谁,大早晨不看路的吗啊啊啊啊啊——”
已经变成真选组“大嫂”的阿妙正准备出门采购些香蕉,这一头卷毛便十分不识趣地撞到了自己的怀里。虽说历经世事身材还是老样子,但是身手却日益矫健,一个反手便让银时以完美的弧线翻过屯所高高的院墙,精准地挂在了院内的大树下,将正在下面指导队士训练的土方糊了一脑袋树叶,振飞了树上栖息的一群乌鸦。


(二)
土方带着几个人,把地面上被震落的叶子打扫干净,顺手把银时摘了下来。
“不是说好到老地方等我,你到这里做什么”,这家伙总让自己头疼,但是每次自己都不会真的生气,反倒是高兴占得多一些。只见银时手忙脚乱地将衣服整理好,从怀里笑嘻嘻地掏出了一个鼓鼓的包裹:“起得早我就来了啊,而且还有礼物啊礼物土方君,不是蛋黄酱万宝路那种的礼物啊。”说着便把土方往房间里推,惹得后面的队士们口哨声此起彼伏,虽然中间时不时夹杂着副长愤怒却无力的“切腹!”。
万事屋的老板和真选组的副长,说来也是歌舞伎町的一段佳话。两个固执又温柔,总把别人看的比自己重要的人,终于在一切归为平静以后,可以坦诚大方地默契地走在一起。
土方拆开包裹,抖落开发现是两件剪裁相同的浴衣,自己那件是青绿色格纹,而另一件则是白色暗纹。看到这一时间竟然恍惚了一下,有多久,没有穿上浴衣走在江户的街上,过一个安静随意的休息日了。
银时扒在屋里的冰箱上,脑袋钻到里面寻找着草莓牛奶,闷闷的声音从冷藏室传出来:“最近没什么事情,换上这个,今天就出去放松一下吧,晚上有夏日祭,我们一起去。”话音刚落,卷毛脑袋叼着牛奶盒子拔了出来,走到土方身边拿走了自己那件:“我换衣服你不许偷看啊。”
“谁要偷看你这个混蛋啊!!!你当我是变态吗!”
果然感动不过三秒。


(三)
二人换好衣服,一起走出了屯所。
连日高温,他们选择了绕开城镇的中央地带,沿着河堤一路走过去,那边有风,景色也算不错,最重要的便是那难得的安静。回来之后大家一直处在极度的重聚的兴奋中,二人虽可以大大方方的待在一起却很少能像现在这样相聚。
“萩市怎么样”银时率先打破了沉默,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主动问起这个问题。
土方也着实小小地吃了一惊,但还是说了实话:“乡下的番薯吃太多,吃够了。”
“我和松阳流浪了很久,才决定在那里落脚,松下村塾是我们两个一起一点一点建起来的,盖好了房子,招来了学生,高杉、桂是后来仰慕着阿银我才加入的。”
土方认真听了很久,虽然知道这是一段很严肃的回忆但是还是忍不住对最后一句话发表了一个字的看法:“呸。”
“我很感谢松阳收留了我,即使后来发生这么多事情,我也依旧没改变过这个想法。”
“是他把我从死人堆里捡出来,那我理所应当的要把他带回来。”
“就像他当初对我做的那样,这是弟子的责任。”
银时看着土方听完这些愣愣的表情,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说道:“喂我不是在解释什么啊,我只是想——”
“说出来没什么不好的,有什么事别老自己扛着,不然我也不可能跑那么远去找你。”
土方一下子打断了银时的话,换了一副柔和的表情继续说道:“只是想找个人陪我喝酒,自己的话确实没什么意思。习惯了鸡飞狗跳的日子,一安静下来真是受不了。”
二人这时也走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掀帘入店温酒两壶,两种狗粮即刻上桌,银时的视线顺着土方的脸再敞开的浴衣领口滑了下去,感叹一下恋人这身材比两年前更好了,自己倒磨成了一副浪人模样。
土方发现了银时心里的小九九,便假装生气道:“看什么看,不好好吃饭。”
银时拉过碗,掰开了筷子:“这饭也没肉啊,想吃肉了呗。”
一记暴栗下来,银时知道土方这下是真生气了。


从店里吃完饭出来,二人抬头看着大大的太阳,总觉得回去睡觉不是一个好提议,银时正在犹豫要不要提出来去甜品店吃一下午巴菲的时候,土方却突然开口了。
“去看电影吧”
这把银时吓了一跳:“哈?你是少女吗土方君?”
土方瞬间被搞红了脸,小声嘟囔了一句:“今天是银魂真人版上映啊。”
“阿银就在你身边,难道你要去影院看小栗旬吗?难道阿银没有小栗旬帅吗?”
“没有”土方斩钉截铁的回答:“你非要问出这么尴尬的问题吗。”


基于银时的“为了防止影院出现骚动所以我们还是不要过去的好”的歪理,反正最后两个人就是又哭又笑的看完了一场儿童电影,甚至在孩子喊出“拜托了派豆龙”的时候还能抱做一团一起哭。
“他们这样挺好的”,MADAO拿着扫帚在后面对着其他工作人员解释道:“起码其他人都能正常的认真看电影了。”
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二人看了下时间,决定直接去神社那边。路过电器商店的时候,正赶上电视机促销,橱窗里面满满摆着各种型号的电视,结野主播灿烂的笑脸挂满了整面橱窗,甜美的声音融入了浓浓余晖:
“今天晚上天气很好,可以看到星星,去祭典玩的你们要开心噢!”
“尤其是天秤座与金牛座的朋友们,要好好把握机会喔。”


(三)
“很久很久以前——”银时高高地抬起了手,指着热闹的街道对着土方兴奋地说道:“万事屋在祭典上的营业额也是很可观的。”结果换来土方狠狠地一记白眼:“你指的是近藤老大被你们坑的怀疑人生的那次吗。”
两个人在祭典上鸡飞狗跳地遇到过很多次,这种约好了换上浴衣一起安安静静地逛倒还是头一回,手上被苹果糖和洒满了蛋黄酱的章鱼小丸子填满,路过捞金鱼的摊位碰到了神乐和冲田。
“土方先生,换班时间到。”冲田把手里写着“御守”的灯笼塞进土方手里,然后开始大喊“有问题找这位叫做狗粮爱好者的警察叔叔噢——”
神乐旁边的塑料袋里面已经几乎全是金鱼没有水了,银时看了一眼马上要哭出来的老板,赶紧把地上的神乐拽了起来:“好了好了不要总玩这一个了,你们去玩玩其他的。”
神乐环顾四周,又发现了射击气球的摊位,赶紧拉着银时跑了过去。神乐的枪法准度自然是不用怀疑的,成功地把射击摊老板的备用枪都赢了过来。
而银时能做的,只是拿着神乐在各个摊位上赢来的奖品,不停地给老板道歉。
“啊你这个孩子能不能省点心啊,出门要隐藏实力啊大小姐,都这么大丫头了能不能让老父亲安心养老啊!”银时一脸崩溃,却又不能将神乐怎么样,只能看着空荡荡的钱包烦躁地抓着自己的卷毛。
神乐一脸无辜地看着银时:“这些摊位的游戏难度都太低了阿鲁,还是小银咱们那时候的摊位难度有意思!”
“咱们那是诓人的啊诓人的!”一激动,银时吐出了实话,下一秒冲田那小子便凑到了耳边:“非法经营欺诈,老板我现在可以逮捕你吗,如果不行的话就只能把土方先生送给你了。”
然后二人一起被土方瞬间踩在脚下:“真选组例行检查,你们刚在说什么?”


(四)
冲田伸手指了指湖边的方向,神乐看了他一眼然后快速回头对着银时他们说:
“银酱十四我们先过去了,你们也快点啊,焰火大会要开始了。”
少男少女你追我赶地跑远了,留下两个老年人在后面感叹时光飞逝,银时还顺便提了一下彩礼的问题:“万事屋和真选组的彩礼互相抵消也没问题的。”然后在土方炸毛喊着“你这个混蛋给我滚去切腹”的时候飞速跑远,一路上获得了不少行人的注目礼,其中包括很多熟悉的人。
“这个世界还是毁灭的好,UNO。”高杉根本不想去看这出狗粮大戏,伴随着桂、坂本的大叫和伊丽莎白无声的惨叫将手中的一张牌放下,低着头往烟管里续了一些烟草。桂起身把玩牌的垫子收起来,感叹了句:“可不是嘛,被通缉的暴乱分子们都可以大摇大摆地在夏日祭上打牌了。”
坂本揽过两个人的肩膀,这个人没心没肺的熟悉的大笑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啊哈哈哈哈毁灭多不好啊,新时代的生意好做多了。话说高杉,我这边新进了一批内增高你要不要……”
高杉拔刀而起,千钧一发之际坂本灵活躲过,却撞飞了一旁安静收牌的伊丽莎白。只见桂一下子扔掉了手中的垫子,大叫着“伊丽莎白斯——”追了出去。
“时代变了,这群人却一点没有变啊。高杉,对于这个样子的世界,你还满意吗。”坂本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露出了难得认真的表情。
而旁边的人看到了远处正在向他们招手的松阳,嘴角扬起了难以隐藏的弧度。
所有人拿着在各种游戏摊位上买到的获得的物品,从四面八方向湖边走去。路过破损的神社,里面的供奉还没有被修复完全。战火还没有消散的时候,总有幸存下来的人们来这里祈祷,用信仰来庇佑所爱的人们。
如今曾经被用于寄托的东西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然而大家的愿望却都已实现。
焰火升空,银时胡乱地拉过土方的脑袋,在大家都忙着看焰火的时候,在最显眼的位置给了也许是全世界最别扭的一个人深深的一吻。
这一次,这人一点也没有反抗。
(结)
这是一个海晏河清的新时代,战火纷飞的那几年谁都没有忘却,那个时候所谓的“拯救世界的大英雄”现在正毫无形象地醉倒在路边,任由自己同样醉到站都站不稳的爱人笑骂着拉扯。没有什么永垂不朽,也没有什么不倒的神坛,生而为人各自背负各自的枷锁,在不停奔跑前进的过程中遇到有着同样执着的伙伴,这路上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伟大与卑微之分。
现在所谓的束缚已经不存在了,剩下的只有这一方土地,一群亲友,还有深爱着你的那个人。每一天都会过的像节日一般开心,然而当特殊的日子来临的时候,还有特别的人陪着你一起。
这一切,多么来之不易,又何其幸运。纵使一路走来,荆棘丛生,最后却甘之如饴。


————————END————————
@十四茄 臭茄茄你这周不用胖十斤了

杂谈之双副设定

银土主页君:

双副设定即银土二人真选组双副长设定。

银土在原作中两人处于地位相平的对话关系。在灵魂互换篇中,更是官方盖章的万事屋和真选组的leader。

在这种原设下,将二人放入真选组地位相等的双副长位置上。处于同一组织中,使得两人相处中的某些特质更为突出。

下面是主页君推荐的几本双副设定的漫画!



吽(三部曲+番外)

http://tieba.baidu.com/p/3793316925?share=9105&fr=share&unique=47EDAB8AB254374B3C4CA39405DDBEF1&st=1534128812&client_type=1&client_version=9.7.4&sfc=copy


http://tieba.baidu.com/p/4014936422?share=9105&fr=share&unique=0DF61CC7FD7CBBA1059AE4C5378DC6CE&st=1534128861&client_type=1&client_version=9.7.4&sfc=copy


http://tieba.baidu.com/p/4654886692?share=9105&fr=share&unique=95136FE4AE7FDB49C346F15BFCECE747&st=1534128890&client_type=1&client_version=9.7.4&sfc=copy

番外
http://tieba.baidu.com/p/4721795109?share=9105&fr=share&unique=7A86131D4A898EB84E0FE7BE1EE459AA&st=1534128922&client_type=1&client_version=9.7.4&sfc=copy
这本阿银男友力Max!!!画风超级美!


小鬼的踩影子游戏
http://tieba.baidu.com/p/4305266253?share=9105&fr=share&unique=0BD4D70CAB066D578865AD8DE4DEB31C&st=1534129056&client_type=1&client_version=9.7.4&sfc=copy&see_lz=1
看小银时慢慢长大,和鬼副长并肩。
(其实这本还有后续,一时找不到链接)


Trigger
http://tieba.baidu.com/p/5003284330?share=9105&fr=share&unique=9831C37C15AB639B4F09A5FC5B841350&st=1534129193&client_type=1&client_version=9.7.4&sfc=copy
今天也在为各种神奇药水打call!


狗(三部曲)

http://tieba.baidu.com/p/4406031857?share=9105&fr=share&unique=C33266A71D161E5C1382C1570268E61A&st=1534129256&client_type=1&client_version=9.7.4&sfc=copy


狗:鬼篇
http://tieba.baidu.com/p/4878016921?share=9105&fr=share&unique=69B599B9CD5BB694087E4836E8C00EE6&st=1534129318&client_type=1&client_version=9.7.4&sfc=copy


狗:夜叉篇
http://tieba.baidu.com/p/4884952528?share=9105&fr=share&unique=770B407DD62426DC6D7D0E60B22FF3B7&st=1534129336&client_type=1&client_version=9.7.4&sfc=copy
这本银时发型超帅的,还有若土出没!画风美到哭!



单相思
http://tieba.baidu.com/p/4467540944?share=9105&fr=share&unique=C1F7044FA49FED8C21737F215CDCEA5D&st=1534129470&client_type=1&client_version=9.7.4&sfc=copy
双副设定中的双向暗恋~


PS:杂谈想看什么,欢迎留言啊。( ´▽`)
下期内容还没定

鼻血

二三柒柒:

图又被屏蔽了,等会我再放个链接ಥ_ಥ

哈哈哈哈

Joker:

扔两个条漫,1旧+1新

【银土】《花开》生子文(2)

章二

躺在床榻上,望着窗外飘落的樱花。坂田银时愤愤地想,好你个暴躁小鸦,咱俩这梁子算是结下了!随即倒吸口气,捂着肩膀翻个身睡去。

他兀自把这一腔愤懑怪罪于那小鸦天狗身上,也不知反省,似是自己挑起的事头。也未是想到,两人从此拉开纠缠的帷幕。

还得回到半个时辰之前。



“老师,那只小鸟好不礼貌,不化形地藏在人群里,还凶巴巴地盯着人家。”

银时本想着调笑对方一番,谁叫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还凶。

“啊!少主!”只听得年轻人一声呼喊。

呼啦啦,小鸦天狗扑腾而起,忽地朝他飞去。

银时当即还没反应过来,便是觉着一阵眩晕,耳边扑腾扑腾扇着风,头顶传来两下刺痛,怕是那小鸦啄的。他双手乱挥,咿呀直叫,身旁的桂小太郎和高杉晋助蓦地看呆了。

这小鸦的速度也真是太快了。

“十四郎!快停下!”土方为五郎见状大惊,急欲伸手阻止,却忽感到手上一滞,竟是吉田松阳将其拉住,他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说:“就该让这皮狐吃吃亏,免得平日里顽劣得很。”

土方为五郎吃惊地看了眼松阳,竟在其眼里捕捉到一闪而过的精光。

“混蛋!”坂田银时气急,双掌合拢,是要结印,嘴里咒语低低吟出。

小鸦天狗见状一顿,便是“砰”的一声变成人形,伸出手去赶忙将他嘴捂住。

这小鸦化成人形与他一般模样大小,青丝黛眼,竟生得俊俏可爱,一双星眸微微上挑,颇有狐族魅惑之气。可这种时刻银时哪来闲功夫瞎想,张口一咬,便将这细腻掌肉咬出血来。

“痛!”小鸦天狗吃痛,连连甩手想要摆脱,奈何银时紧咬不放,越摆弄越觉得痛。于是也张开口来,狠咬住银时的肩,牙齿生生嵌进肉里。

这下银时更怒,加重嘴中力道,可却在这情急间咽下几口血丝。

忽地他猛然睁大双眼,松开口,带着一脸痛苦之样。

松阳暗道不妙,急急上前探察。只见银时身躯匍匐,已然变回狐形,一身雪白的毛发透出微微银光。他猩红眸圆瞪,龇牙咧嘴,嘴里发出呜呜声。

一转瞬间,身后竟是长出第二条尾巴来!

当下所有人都惊呆了,没个反应过来。

“噗”的一声,一条细绳将银时缚住,令其挣扎不得。随即耳边传来悠悠咒语声,银时双眼一闭,便昏睡过去。

这边小鸦天狗也突然倒下,双眼紧闭、呼吸变得急促。

松阳放下银时三步作两步走到土方为五郎身边。只见为五郎只手拂过怀中小鸦身子,缓缓灵气流过,小鸦哼哼两下便昏睡过去。

带着一脸探究之意,松阳问道:“敢问令弟是几时生?”

“......戊辰年,辰月,辰时。”

“嗯,那怪不得,五阴之格,与银时正正相反。”松阳若有所思,道:“银时和令弟命格相生相克,误尝了令弟的血,怕是一时无法承受,便起了异变,令弟这边怕也是这般。”

“恩,误尝高足之血,体内灵力大乱,昏了过去。”

“应该不是什么大事,稍作两日休息便可。”

便是唤了高衫、桂小太郎两人,将银时、小鸦天狗送了出去。

“刚才让大家受惊了,实在对不住。闹出如此荒诞之事,还请见谅。”松阳屈身行了个礼。

“哪里哪里。”土方为五郎忙扶起他,疑惑道:“狐主怎知这是舍弟?”

“相貌神态兼是十分相似,便妄自下了定论。”松阳微微笑道:“今日大家也是累了,早做休息,房间已安排好,请随我族人前去。”

随后走到土方为五郎跟前,道:“土方君可否到书房一叙?”

“请。”



五日后。

狐鸦联姻,大喜之日。

张灯结彩、满堂春红,处处尽染喜庆颜色。

新娘子着一袭云锦描金大红袍,拦腰束以花绣细珠腰带,头盖金丝绣牡丹绢盖。颜虽掩于锦盖下,但想必是极尽的美。

新郎官虽说平日里看似五大三粗,实则是个温柔的种,此刻娶得心爱之人,竟激动不已,眼眶含泪,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喧闹之中,就此一对新人在堂前拜作夫妻,从此永结同心,白首不分离。



银时坐在庭院西侧樱树上,怀中抱满甜果一颗颗往嘴里送。他看着满堂的红映出众人笑脸,觉得有些无趣。情这种东西,为何会使人又哭又笑,着实想不通。

突突两下吐出两颗果核,忽听到“呀”地一声,便是小孩跳脚声:“谁人!”

只见是之前与自己结下梁子的小鸦天狗,怀中抱着个鹅黄小葫芦,宝贝的很。叫什么十四...多串郎来着。银时捂着嘴呵呵直笑,突然玩心又起。

上次的帐这次接着算!

于是塞了满嘴甜果,瞄准小鸦怀中小葫芦。"突突突"一长串果子便打在小葫芦上,听得“啪嗒”一声,小葫芦掉落在地,瓶口缓缓流出淡黄色液体。

小鸦先是一愣,再是转过头来朝着银时方向看去。小小脸庞涨得通红、蓝眸水盈盈像是噙着泪。

看着对方似有委屈之相,银时竟觉得有丝丝愧意,怕是被这可爱脸庞给迷惑住了。

就在他不知做何反应时,小鸦天狗竟已飞到他跟前,朝着先前肩膀受伤的部位,又是张口一咬。

“呜哇!痛!痛!”银时慌忙推搡,哇哇直叫:“松口!快松口!肉要掉了!”

肩上力道仍没松半分,银时忽得脑瓜一转,转脸凑过去,啪嗒一口,咬在对方脸上。

登时一个鲜红的牙印赫然出现在白皙的脸庞上。

“......混蛋!你做甚!”小鸦一个激灵便松开口捂着脸,羞愤大骂,“你。。你!”

银时捂着肩咧着嘴笑道:“许你咬,还不许我啃咯。嘶,真痛,定是要留疤了!”

不知为何,看着对方气急的模样便觉着有趣极了,那劳什子恩怨先抛开再说,银时又笑道:“你是属狗的么,多串君。”

“谁是多串君啊!你才属狗!卷毛狗!”

“......天然卷怎么了!天然卷都是好人!青光眼!”

“你,你死鱼眼!天然卷死鱼眼!”土方第一次觉着自己平日里太规矩,不然怎凭对方两句话就惹得自己跳脚,气得伸出手就想去拽他头发。

银时一跃而起跳到他身后,抓住他翅膀占了先机。这小鸦速度实在太快,吃过两回亏可不能大意。

“唔哇,好险好险!说不过就动手,多串君真凶。”说罢刚想伸手扯其羽毛,忽见对方脸色不对,呼吸急促起来。

莫不是刚才我的血?





===========TBC。

【花开】银土九鸦、生子文

为了满足楼主清奇的脑洞,所以准备开个中长篇,给自己立个目标,一定要填完。文笔烂,尽量更。

生子文,并有孕期play、哺乳(感觉好变态),雷者不要点,不要点,不要点。

高举银土大旗一百年不倒!

副CP:近妙、冲神







章一

灵藻之山,占据于东,有怪兽焉,其状如狐而生九尾。

玉阴之林,盘踞于西,多文贝,有兽焉,曰天狗。(注1)



自古两地相隔数里,各自修行,互不侵犯。只是数百年间,鸦天狗一族遭北方鵺兽连连侵犯,并于内部出现分裂,白鸦一族以佐佐木异三郎为首,集结暗中势力,里外通敌,欲夺黑鸦之权。

土方为五郎,大天狗,黑鸦之首,苦苦支撑数百年,终于还是接受了下属意见。

和亲。

可他膝下无儿无女,只有一胞弟,虽容貌生得俊秀,可年幼尚小,刚会化形。

不可不可。

正当他焦头烂额之际,其麾下大将近藤勋,提出私见。

与那东方之狐灵结亲。

原来近藤勋在征战北方时,偶遇狐族女子--志村妙,女子在其受伤之际救下他,并为其疗伤。一来二去,两人便生了情愫。虽说是自己死缠烂打,可对方默许之意,自己还是能明了。

此次便借结亲之名义,引入外援,以解忧患。



“银时,你给为师下来。”

吉田松阳站在万年古树下,抬头望着攀爬在顶的顽徒,不禁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是舍不得志村妙,她待你如亲弟弟,你受她照顾颇多。可如今她要出嫁,这是喜事,你兀自闹什么别扭。”松阳悄然抬起手掌,欲要结印。

“可我看她面带忧愁,暗自落泪,定是不情愿!”银色脑袋探出树枝,对着下面吼道:“而且大人们都说,这是有阴谋!是什么,什么相互得利!”

“你这小屁孩,懂什么!”

只见幽青的狐火"刷"地飞窜而上,树叶飒飒作响两下,名为银时的小皮狐便被携住,缓缓降下。

“放开我!老师欺负幼小!.....痛!”

一记爆栗,头顶两包。

吉田松阳盘坐在地,看着满脸埋怨的弟子,轻柔地抚摸他头顶:“银时,这世上许多事物并不是流于表面。志村妙虽说落泪,那是喜泣。”

“可她面带愁色!”银色的脑袋晃动,有些激动。

“银时,事与物、人与心都是盘互交错的,不是非黑即白便能道明,你还小,需学得如何抛开虚表,探则内里。”

“老师说话总是文绉绉的,讨厌。”小狐撅起嘴,道:“那志村姐姐以后就再不能陪着我们修炼了么?”

吉田松阳抬眼看着狐火照耀下的婆娑树影,思忖片刻:“银时,你可想像为师一般,修得九尾段数?”

小狐一手抠鼻,懒懒道:“才不呢。世人道'九尾形,定轼情',若是一个不小心,阿银变成无心无情的大魔头怎么办。不行不行,阿银我这么懒,师傅还是放过我吧。”随即摇头晃脑地嘿嘿笑,“我看高衫那小子倒是合适,打打杀杀常挂嘴边,变成魔头也是情理之中!”

松阳思忖片刻,再次伸过手去轻揉小狐的卷发,缓缓道:“银时,记住了,狐族数千年最是一个情字。三尾思情,形大增。六尾痴情,神剧涨。九尾恨情,形神兼散。 不管你日后是否想要练至九尾,老师今日便先将这'九狐心诀'教于你,你可记好了。”

“哇哇哇,老师作甚啦,忽地说这些。”坂田银时连连摇头看向老师,总觉得老师近来心事太过于重。

他自出生便没了父母,一直辗转于各家各户和林野之间。天生生得一双红眸被认为是异变之相,大家颇为忌惮,他自己倒是没个所谓,独来独去也未曾多想。一尾小狐时被老师拣回家,从此便被授之法术与学识。虽说性格懒懒散散但资质不错,与几个伙伴也相处甚好。

松阳之于他是师也是父,一直便是威严与和蔼的化身。虽说平日里也是淡然处世的样子,但总觉得像是蒙了一层迷雾,无法窥个明了。

银时对他虽是表面不惧但内心敬畏。突然被授之狐族心法,一时不知所以然,加之最近老师更是待在石书洞内甚久,不知在做甚,让他觉得老师似是隐隐有什么打算。

不等他开口再问,松阳便朝着斜阳之处看去:“好了,他们也来了,你与为师一道去相迎下吧。”

顺着松阳的目光,银时看到暮霭云绕下,一群黑压压的影渡上黄昏的光,乘云翱翔。乌黑发光的翅膀,横扫着大朵云絮,从层层白云里穿越而出。宽大羽翼带起的风,掠过树林,飒飒作响。股股劲风环绕,齐齐朝着狐光殿飞去。

虽说离得远,可这高傲迅猛的姿态,堪堪地印入了坂田银时眼帘。

太帅了吧。



“土方为五郎今起打扰狐主了,还请见谅。”

温润的声音传来,来人身着修验僧服,高齿木屐,手持乌黑鎏金锡杖,漆黑翅膀聚拢于背。面是温文如玉,形是气宇轩昂。

“哪里,哪里,我等有失远迎,还请土方君不要介意。”吉田松阳快步上前,行了见面礼。“银时、晋助、小太郎还不快来拜过大天狗。”

“坂田银时/高杉晋助/桂小太郎拜过大天狗大人。”

三人齐央央地做了个礼,便抬起头来,站在松阳身侧。

“这是在下的几名劣徒,平日与我最是亲近,这次成亲期间也让这等小儿陪着各位,算是帮忙也算锻炼。”

银时听着师傅客套地寒暄,甚是无聊。他睁着毫无精神的眼,暗暗打探起这群与本族外貌差异巨大的人。

挺拔的身,矫健的形,不愧是翱翔于天的神灵。就是这黑布隆冬的颜色,恩,还是我们狐族的颜色好看,多是暖色。银时胡思乱想地慢慢扫视,突然看到一位年轻人肩上站着一只没化形的小鸦天狗,通体墨黑的毛发甚是好看,滴溜溜的蓝珠子像玻璃,微微反着光。

小鸦似乎觉察到银时看着他,忽地眼珠一转,也盯向银时,带着警惕。

呜哇,真凶。

“老师,那只小鸟好不礼貌,不化形地藏在人群里,还凶巴巴地盯着人家。”

银时抠着鼻孔,露出一个顽劣的笑,看着扑腾而起的小鸦天狗。



===========TBC。

注1:两句兼改自《山海经》。